瞎磕的小号

秦昕|莲子

吴结草:

(想吃肉果然还得自己做……)


三月的时候,出去两年的许昕风风光光的回了秦爷门下。磕了头,敬了茶,秦爷喝了茶,只说了句你膝盖有伤,快些起来。许昕没个正形的耍赖说腿疼站不起来,马龙看不下去,亲自扶了许昕起来。


许昕就算回来了,还是安安静静的坐着秦家老二的位置,


谁都知道两年前的那出戏,当年秦爷分了许昕去老吴头那儿,多少人看他的好戏,这回许昕回来了,宁江城里不安分了一小会儿,有老一辈儿的看不过去说既然是分了出去再回来没这个说法,撺掇着几个小打着老吴头的名号想在秦爷手里分杯羹,秦爷手腕利落,收拾的干净,几天的功夫下来,连老带小的都敲了个干净,一夜之间宁江川里的死人都快赶上了鸭子,有吓破胆儿的去求老吴头,老吴头笑眯眯听完了客客气气送人出去,只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就当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一样。


许昕自是当这些事情没发生过,在秦家的老宅子里面吃吃喝喝,腰身见长,秦爷出了趟门,见着的就是许昕四仰八叉的躺在竹榻上,竹榻支在后堂里,西洋的风扇门口放着冰块,呼啦啦的吹,凉飕飕的,许昕自小怕冷又怕热,眼下不过初夏,许昕已经剥的一身短打,白生生的肚皮露在外面,秦爷看不过去,捡了一边的衣服盖上,许昕曲起腿,膝盖上狰狞的伤疤盘旋在上,秦爷叹了口气,许昕动了动,睁开眼皮,从竹榻上爬起来:“你回来啦?”


声音带着点沙,调子又拉的长,秦爷应了一声,又问:“干嘛不里面去睡?”


“想早点看你啊”许昕笑了笑,凑过去嗅了嗅秦爷身上的味道,皱了皱眉头:“都是硫磺的味道,您去哪儿了?”


秦爷但笑不语,挨着许昕坐下,手抚在许昕膝盖上徐徐道:“你又贪凉了不是,回头这儿疼起来,又要耍赖”


“这不是有您了嘛,疼也不怕了”许昕嘻嘻一笑,伸手翻了一边的果盘,莲蓬剥好了放在里面,井水泡过,许昕剥了莲子一粒粒的塞嘴里,秦爷伸手要取,被许昕一巴掌拍开:”太寒了,您的胃不行“


秦爷收回手,许昕剥着莲蓬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秦爷话,秦爷看着他,活脱看了个大宝贝。最后许昕塞了一嘴的莲子咕咕哝哝问:”听说老肖家的博儿前几日来找你了?“


”是,他上门来求亲了“


许昕瞪大了眼睛:“真的?”


“让你龙哥送出去了”


许昕嗤的一笑,嘴里的莲子差点喷了出来,秦爷抚着他的腰,许昕嚼了嚼嘴里莲子又问秦爷:”您干脆应了他得了“


秦爷哦了一声,把许昕的腰朝身边带了带:”你想和他走?“


”会啊,博儿那么可爱“许昕咽了嘴里的东西:”您也会喜欢的“


“不过呢……”许昕顿了顿又说了一句,秦爷歪过头盯着许昕,许昕凑过来衔住秦爷嘴唇,舌尖点了一下,又松开,笑眯眯的看着秦爷:”我舍不得您“


秦爷挑了挑眉:“你这算是哄我了?”


许昕翻身坐在秦爷腿上,双腿夹着秦爷的腰,摇晃着腰肢磨蹭着对方,许昕低下头鼻尖儿蹭着秦爷的脸,声音软的要命:”您尝尝这月牙湖的莲子,”


”你不是说太寒,我不可以么?“


许昕笑笑,勾着秦爷的脖子,衔了秦爷的嘴,舌尖讨好似的在唇瓣上舔了一下又一下,秦爷让他舔的发痒,忍不住张嘴咬了咬这不安分的舌尖,许昕不慌不忙,半枚含在嘴里半日的莲子温温热热的由着舌头趁势渡了过去,撤回去的时候,又耐不住在秦爷齿列里面滚了一遭。


听着秦爷的呼吸都重了几分,许昕这才心满意足的挪开:”甜不甜?我替您温了一下。“


秦爷闭眼嚼了嚼,咽了下去,点了点头,许昕得了赞同,喜滋滋的要再去拿,方要伸手,便让秦爷握住了手腕。秦爷说,不急。


(手扶车点我)


两人胡闹到快要下午,秦爷伺候着许昕睡下之后,这才拾了毯子与许昕一道睡了。


快到傍晚,许昕还在睡着,秦爷先醒了,床榻上,许昕还睡着,眼睛有些肿,约莫是方才做得狠了,兀自哭啼秦爷都没注意到他。如今瞧了,秦爷心里疼了,手指蹭过眼角,许昕咕哝了声又蜷了过来,秦爷瞧了一会儿,给许昕掖了掖背角。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榻,秦爷取了茶盏漱了口,披着衣服掀了帘子出来,张继科门外候着,马龙却不在,秦爷笑着问了句:用过晚饭了没?没有的话,与我一道吃了吧。


张继科摆了摆手道:不了,明儿我再来吧。


秦爷抬眼看了他一眼,脖子上落了枚红印记,方才发生了什么,秦爷也不想追究,挥手让他去了。


许昕睡到月上柳梢才醒,秦爷端了莲子甜羹坐在一边慢慢的搅着。


许昕睁了眼,伸了个懒腰冲着秦爷一笑:“我饿了,有吃的吗?”


(END)

评论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