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磕的小号

【胖雨】攻略胖儿的一百零一种方法 [完]

逗比老干部:

此文献给 @旺仔牛奶泡白菜 没有你就没有这篇文的完结233333


还是那一句,喜欢这篇文章就给lo煮点个红心蓝手评论啥的吧qwq


话不多说,黑喂狗。


 


攻略胖儿的一百零一种方法


 


*


周雨最近有事儿没事儿都哼着一首歌。


继童话之后,八一众人再一次受到了生理上与心理上的双重洗涤。好事者如徐晨皓尹航默默掏出了手机,一个录音一个用音乐软件识别歌曲。


音乐软件苦苦坚持了一分钟之后,显示无法识别歌曲。


八一众人除坐在前面处于“我为乒超翻山越岭,还有心看风景”的亢奋状态的周雨外爆发出震耳欲聋的笑声。差点笑岔气的尹航推搡了下坐在他前面的樊振东,挤眉弄眼状。


樊振东撇撇嘴,然后扶着座椅走到周雨座位旁,一屁股坐下去,看到周雨正笑嘻嘻的看着他宝贝妹妹发来的小视频,神情复杂。


周雨不明状况地看着樊振东,樊振东挣扎了许久,缓缓开口——


那个,雨哥,你唱的是啥歌。


 


*


周雨手机里存是他妹妹手舞足蹈唱着儿歌的片段。


视频里他的妹妹唱着,谁也不知道,我有多少秘密。


周雨也跟着唱了起来,我有多少小秘密,我有许多的秘密。


就不告诉你。


周雨摇头晃脑地笑的狡黠,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樊振东大声地唱着,就不告诉你。


樊振东无奈又好笑地摸了摸周雨的脑袋,当樊振东手掌心的温热透过敏感的肌肤传到大脑中枢时,周雨毫无意外地大脑当机了,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樊振东语气亲昵地很,冲着周雨撒娇,雨哥你看看我,你就告诉我呗。


说着说着就往周雨身上蹭蹭,求抱抱,见周雨没有及时反应过来,索性自己一把搂过周雨,自己往周雨胸前找了个舒适的地儿靠。


就,就不,告诉你。


周雨脑海里断断续续飘出这几个大字。


周雨脑海里那根弦,崩了。


 


*


其中周雨有一个小秘密,就是——


他喜欢樊振东。


除了暗恋樊振东之外,他还有一个秘密。


他有一个特别宝贝的笔记本,谁也不让看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全是笔记。


如果你不小心翻到第一页,上面周雨用记号笔写了一行字——


攻下胖儿的一百零一种方法。


 


*


第二十五种方法——吃吃豆腐有益亲亲


不经意间的skinship可以增加双方的亲密度,让他习惯你的存在,好感度逐渐增加。


摘自周雨《攻下胖儿的一百零一种方法》。


 


*


他不会知道了吧。


他不会知道了吧。


他不会知道了吧。


周雨陷入了莫名的恐慌之中——


我还没攻下胖儿让他给我暖床呢!


 


*


第三十种方法——欲擒故纵


对樊振东不能太死缠烂打,对他释放出一定的好感之后,要适当的和他保持距离,若即若离,让樊振东着急,一直追在你后面,最后乖乖被你吃掉。


摘自周雨《攻下胖儿的一百零一种方法》。


 


*


雨哥你在干哈呢。


周雨正捏着手机入神地研究黑白白的如何攻下水瓶座,就听到樊振东在背后喊他,吓得他手机都差一点摔到地上。


周雨一边飞快地锁屏,一边眼神飘忽左右言它,牛头不搭马嘴的,说哈哈胖儿你今天洗头啦哈哈哈。


樊振东正用着酒店里的毛巾用力地擦头发,看周雨神情略微不自然地不敢跟他对视,便蹙着眉头走了过来,直接坐在周雨旁边,伸出手摸了摸周雨的额头。


还没手心贴着额头一分钟,樊振东觉得刚刚洗完澡手心不大能探出温度,直接把自己额头贴了过去——


周雨屏住呼吸,下意识瞪大了双眼。


樊振东的头发还滴着水,水珠顺着软塌塌的头发滑落了下来,滑过周雨的鼻尖,再到周雨的唇间。


周雨忍不住想舔掉这滴小水珠,但舌头才刚刚伸出来,稍微温凉的指尖便和舌头碰上。


周雨错愕地往后仰了仰,抬起头,和樊振东目光交接。樊振东下了赛场眼神没有那般锐利,但是却单纯得清明,加上软塌塌的小平头,整个人无辜可爱得紧。


扑通扑通——


周雨捂着心口猛地从床上蹦了起来,像是有什么在追着他一样,胡乱的抓过换洗的衣服,磕磕巴巴地说,我,我,我去洗,洗澡,了啊。


然后头也不回地往浴室冲去,门哐啷一声关上了,然后没过几秒门又打开了,周雨像是踩着风火轮冲到樊振东前面。


樊振东坐在周雨的床上,穿着粉丝送给他的布朗熊睡衣,盘着腿,一脸乖巧的抬着头看着他。


周雨一脸调笑地伸出一根手指,故作轻佻地说,来,胖儿,等老公沐浴更衣后,来宠幸你。


说完都不等樊振东回答,立马转过头,干脆利落锁上浴室门,开始放声歌唱——


坐在床上的樊振东,盯着浴室的磨砂玻璃下模糊的周雨的身影,摸了摸刚刚周雨手指碰过的地方,对着空气悠悠说道——


哥,我不玩这个。


 


*


第二天早晨常规训练,周雨反常地没有跟樊振东黏在一起。


从在酒店出发到训练场馆就一直和樊振东保持着世界上最遥远距离。


徐晨皓一边在场边压着腿,一边看着脱着裤子还嘴巴不停地跟宋旭说说笑笑的周雨,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雨哥这是要宠幸宋旭了啊,雨哥后宫三千佳丽,雨露均沾,厉害了。


恰巧热身经过的樊振东面无表情地上下打量徐晨皓。


胖胖胖儿你干嘛。


徐晨皓忍不住娇羞少女状捂胸,屁股连连往后挪,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自己后背发凉,左眼皮都在跳——


徐晨皓开始回想难道是自己今天早上给王皓告密樊振东今天早餐多吃了三枚鸡蛋,被樊振东发现了所以要报复自己了吗,正想着怎么跪地求饶时候——


樊振东把视线转移开去,问了他一句,宋旭呢。


徐晨皓颤抖着伸出手指往樊振东身后指了指,那里周雨正伸出手揉宋旭的脸。樊振东淡定的走过去,扫了几眼两个人,才语速不急不慢地跟宋旭说,走,咱们去选出场音乐。


宋旭一听,好不容易挣脱了周雨的魔爪,点点头便跟着樊振东往导播室走,结果没想到樊振东走了几步又折回头,看着穿着明显肥大一码的羽绒服露着大长腿的周雨,特别义正言辞地说——


雨哥,今天天气特别冷,别冷着手了,不握球拍时候塞到口袋里取暖。


然后视线在白花花的长腿逗留——


长裤也得穿起来。


 


*


徐晨皓像是参透了什么,他默默地转过头去忘我的压腿。


等到晚上的时候,他觉得,辣眼睛并没有什么可怕,可怕的是你的出场音乐——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师傅,有妖怪!


徐晨皓无声地在心中呐喊着。


 


*


第五十一种方法——投喂吾胖


要抓住樊振东的心,首先要抓住樊振东的胃。


吾日三省吾身,胖在否,胖饿否,胖投喂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投喂胖儿,投喂胖儿,投喂胖儿,让他对你产生依赖感,营造出一种世界与我为敌,我也要投喂你的氛围。


摘自周雨《攻下胖儿的一百零一种方法》。


 


*


周雨盯着某商银行发来的服务费扣费通知,一动不动,神情麻木。


樊振东坐在对面的大床上,三下五除二地干掉一罐薯片,又从放在床头柜上的购物袋抽出好几条牛肉棒吧唧吧唧的嚼了起来,嘴上不停地吃着零食,眼睛倒是时时刻刻盯着周雨。


雨哥,泥介四干啥呢。


牛肉棒有些硬,樊振东即使牙口好也嚼得有些吃力,口齿含糊地开口道。


周雨这下才如梦初醒,看着十五分钟前拎上来的一整包零食,再看看快把垃圾桶塞爆的包装袋,心下弹幕嗖嗖地来,我的妈厉害了我的胖居然吃得这么快又比昨天速度快了三分钟今天的你又成长了不少呢——


周雨面色如常,笑眯眯地凑了过去,一边捏着樊振东的脸,一边用着宠溺的语气说道,慢慢吃,没人跟你抢,哥这儿零食,管够。


看樊振东因为这些日子全国各地跑比赛,眼袋都快能跟肖门怼王方博媲美了,周雨特别心疼,脱口而出,要不我回北京了给你熬个汤喝吧。


刚说完,就看到樊振东手上的牛肉棒掉到了地上,樊振东低着头盯着牛肉棒久久不语,只给周雨一个圆圆的后脑勺——


过了不知道多久,樊振东这才抬起头来,一脸复杂的说,哥,别煲汤了,我80kg了,跑不动。


 


*


煲汤这件事,要回到周雨刚刚进八一队时候。


周雨话唠,是八一队和国家队公认的能说,但是除了樊振东之外,别人都不知道周雨还有一个属性。


那就是吃货。


在得知樊振东来自广州之后,总是殷勤地献上零食,在训练之余嘚啵嘚啵地缠着樊振东说广东的美食。


虽然十一岁就北上打球,到现在也三年了,但是说到家乡美食时候,总是忍不住有些想家。


他想家,想一德路巷子里面的猪脚姜,想体校旁边的牛杂摊,还有那时候还是五毛钱一个的小蛋挞和泡芙——


他更想他妈妈每天变着花样给他煲的老火靓汤。


我妈妈,十四岁的樊振东咬着嘴唇,有些伤感的说道,我妈妈做的老火靓汤最好喝了。


周雨若有所思地看着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樊振东。


 


*
突然一天晚上刚下课,周雨就神秘兮兮地拉着自己回到宿舍。


樊振东心里还惦念着他们俩的加训,正想开口提醒,结果周雨笑嘻嘻的说,没事,明儿我们早点起,补上就行。


刚打开宿舍门,扑鼻而来就是熟悉的香味,樊振东傻乎乎地看着周雨猫着腰从角落里拉出一个紫砂煲,招呼着自己过去。


雨哥,你这是干哈呢。


周雨拿出汤勺给樊振东盛了一大碗汤,笑眯眯地塞到樊振东手里,一脸期待地问他,快尝尝,我按着网上教程做的,胖儿你看好不好喝。


樊振东默默地接过碗,小口小口地喝着,周雨看樊振东还在喝着汤,自己也馋的不行,便转过身去给自己盛汤去了。


结果转过身来,就看到樊振东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掉,手上还捧着汤碗。


周雨叹一口气,哭笑不得,抓起自己的运动外套袖子,胡乱地给樊振东擦眼泪,带着笑意说道,你哭什么呢,是不好喝吗。


小孩不停地摇头,就像拨浪鼓一样。


那不就得了,好喝就多喝点。周雨捏了捏樊振东的鼻子,轻声细语地哄着,明儿咱们还得起早补课呢,多喝点,明天就有劲了——


还没说完,就听到屋外王皓的中气十足地声音,特别大声,我就说了,就是这里传出了香味——


屋内的一大一小捧着碗,大眼瞪小眼——


雨哥——


胖儿——


随后动作一致思想一致地把碗里的汤喝了个精光,然后迅速把汤解决了四分之三。


当王皓闯进来要走紫砂锅,樊振东抱着腿乖巧地看着喜滋滋的王皓时候,周雨一边故作诚恳地听着王皓不停念叨你们年轻人别像我这样,我这是为你们好,一边冲樊振东眨眼睛。


他看见小团子笑嘻嘻地咧开嘴笑,嘴角还有一点点油光。


可爱极了。


 


*


隔壁花滑队的李姑娘生日了。


樊振东恰好在宿舍修整,想着是王皓的小老乡,再来一个人在异乡,他多少是有些感同身受的,于是便在下面送上了祝福。


结果被眼尖的网友给发现了,他那条回复被轮了成千上万条,一群迷妹一边在欣慰自己懂得拱白菜了,一边又在哭天抢地说无法接受就连小胖都脱单了的事实。


这还哪能好了。


樊振东有些苦恼地翻着转发和评论,点开编辑页面,跟人家姑娘打了声招呼,这才把澄清的微博发了上去。


樊振东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了。


万万没想到欢乐谷小分队的损友们一边在微信群各种语音开涮自己,一边在自己那条澄清的微博下面发表情包,搞事搞得不亦乐乎。


小肥,叫声爸爸来听听。


樊振东冷笑着回复了个语音,来,叫我爸爸。


结果语言发出去后,大家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没了声音,樊振东觉得奇怪,又发了条语音问他们,你们这干哈呢,咋都没声了呢。


这时候一直看戏的孔令轩挺身而出,甩上来一个截图,并且附上了一行字——


一群人发现玩大发了,不敢认你作儿子了。


@周雨:祝生日快乐,还有是时候该认认家门啦[偷笑]


 


*


樊振东冲进宿舍时候,周雨还戴着耳机嘻嘻哈哈地看着城市爱情故事,嘴上还说着,傻不傻,人家不爱你还倒贴上去。


樊振东突然就特别生气,一把拽开周雨的耳机,周雨正欲发作,结果看到是樊振东,立马笑嘻嘻地说,怎么样,雨哥助攻得不错吧。


删掉它。


樊振东置若罔闻,面无表情地指着手机。


周雨还是一副嬉皮笑脸,还站起身来捏了捏樊振东的脸颊,樊振东不耐烦地躲开了。


周雨先是一怔,但很快又调侃道,我们胖儿这是害羞了吗,哎哟,别害羞嘛,人家小姑娘可好看了,你不是一直喜欢这型的吗。


我跟她不是这样的关系——


你这不是给自己立FLAG吗——


我说了不是就不是!


樊振东特别生气地拿着手机,脸色铁青着,嘴唇也紧紧抿着。


周雨心冷了,脾气也上来了,一把抢回自己的手机,动作迅速的删除了自己的回复,赌气地把手机塞到樊振东面前——


这下你高兴了吧。


说着便转过身去,也不看樊振东是什么表情,径自掀起被子钻进被窝,冷声下了逐客令,我累了,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睡了,你走的时候记得给我关上门。


 


*


不知道过了多久,樊振东才离开了宿舍。


等待樊振东离开,周雨立马爬起来,从行李箱最底层扒拉出来一本保护的特别好的笔记本,抓起笔,特别用力的在页面上写写画画——


屋里只剩下笔尖划在纸上的沙沙声,还有——


周雨的抽鼻子的声音。


 


*


第八十一种方法——


得不到永远在骚动,被爱的永远有恃无恐。


 


*


我讨厌死你了,樊振东——


我不要喜欢你了。


 


*


尴尬。


非常尴尬。


徐晨皓一进球馆热身就觉得整个场馆都弥漫着迷之尴尬气息——


只见周雨和樊振东一个南一个北地坐着热身运动,两个人一副冷酷到底的表情,而且还有吓死人不偿命的低气压,徐晨皓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他还想再活个五百年,争取把自己的出场音乐换成大王叫我来巡山。


于是他噔噔噔地一溜烟跑去了赵钊彦旁边,赵钊彦正压着腿,看见他也只是微微咧嘴笑了笑,然后立马又恢复了面瘫表情。


徐晨皓瞅了脸上都写着我和周雨/樊振东闹脾气了的两人好几眼,用手遮住自己的嘴巴,在赵钊彦耳边压低声音故作关切的问道,闭闭,这是咋回事呐。


赵钊彦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摇了摇头,徐晨皓见状还想在说些什么,就见到赵钊彦笑的都露出自己的小兔牙了——


大番,来两局不。


周恺不冷不热的声音让徐晨皓打了一个哆嗦,徐晨皓动作敏捷的站了起来,一边摆手一边做起热身运动拔腿而逃。


今年乒超尹航没上,这时候看起来他正坐在裁判席上刷着手机,如果没有周围迷妹的压抑的惊呼声和快门声——


以及尹航嘴角不易察觉的笑容,徐晨皓相信这一定不是凹造型。


可是现下他只有尹航这个落单的人可以交换情报了。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尹航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手机,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还有啥,这两人嘛,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作不舒服。


但是前几天不还是好好的嘛,咋今天就变天了。


诶,你这就不懂了,恋爱中的人啊,智商都是负的,不是周雨吃醋了,就是小胖吃醋了,或者是两个人之间出了一个第三者,或者按照现在很火的胖雨文,就是雨哥有孩子了,试探小胖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结果胖儿说我不想要孩子,雨哥一个晴天霹雳接受不了正在谋划怎么带球跑。


尹航终于舍得抬起眼皮看徐晨皓了,特别热情地问徐晨皓,你要不要这篇文,每次更新我都把它整理成txt在手机里来回看,现在更新到两人公开了,可带感了——


还没等徐晨皓说话,尹航的手机出现了微信提示,尹航眼前一亮。


哈,你看。尹航把手机堵到徐晨皓面前,得意洋洋的炫耀着,小旭给我发微信啦。


徐晨皓一脸冷漠地坚强的推开了尹航的手机——


只见周恺从善如流地在赵钊彦旁边趴下,开始做拉伸运动,两个人一改面瘫本色,瞬间言笑晏晏好不快活。


辣眼睛,真是辣眼睛。


我为什么要闲的去人文关怀这群狗男男呢,火把呢!火把呢!我要举起火把来!


徐晨皓今天还是一如既往地被队里的抱团狗男男辣到了眼睛,番番只想抱住瘦瘦的自己。


 


*


樊振东脸上还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但还是忍不住偷偷往周雨那儿瞄去。


徐晨皓和尹航的话他不是没听到,虽然这两个人的推测一点也不靠谱,但是有一点他们还真是瞎蒙蒙对了。


这一次的确是他把周雨给惹生气了。


周雨平时对谁都特别温和,老是嘻嘻哈哈的,别人说啥都是特别好脾气地应几句,如果被人弄得有些不高兴了,也就只是一个人默默走开,过一会儿又像没事一样跟周围的人起哄。


樊振东自认跟周雨这么多年,也把他的脾气摸得一清二楚的,平时周雨到底是不是真生气,他还是很清楚的。


这一次,即使他不愿意承认,可事实就摆在樊振东面前,周雨是真的动气了——


跟别人还是照常打打闹闹,但是只要自己出现,就默默地往后退,自己找别的事情做。


如果自己跟他说话,还是给自己面子听完,但是就连敷衍也不敷衍了,径自走开了。


如果自己来质问他到底有没有听自己说话,他就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反问自己,那你跟我说了啥。


樊振东盯着周雨看了好久,希望在周雨的眼眸中看到一丝动摇——


但是并没有。


樊振东泄气地松开手,恹恹地说,对不起。


如果知道是这样,那我宁可不逼你删博了。


周雨终于舍得看一眼樊振东了,看樊振东一脸做错事情的慌张表情,不停地咬着手指,心里忍不住有些动摇。


周雨咬了咬嘴唇,稳了稳声音,这才冷冷的回答,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


 


*


只是我自己太投入感情。


 


*


两个人闹矛盾的事儿还是被教练知道了。


范指导有些头疼的看着一脸倔的两个人,心里想着幸好王皓没来,否则直接把你们提溜到球台上打趴你们俩,骂你们个狗血淋头。


你们啊,都不是小孩子了,有啥不愉快摊开来讲,不就好了吗。范指导头疼的很,这时候广播也在通知他们登机了,扔下一句,这么多迷妹看着你们,你们这样别搞砸了这势头。


周雨只是默默地穿回自己的黑色大鹅羽绒服,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樊振东默默地跟在后面,看着周雨衣服帽子上的毛毛随着周雨的走动而抖动着,然后笑嘻嘻地一把搂住周恺,一副好哥们的模样往登机口走去。


徐晨皓看着被临时落单的赵钊彦,实在不忍心赵钊彦小小年纪就经历这些不为人知的苦痛,他拉过赵钊彦,语重心长地说,人啊,最重要就是开心,你要相信,你恺恺还是你的酷盖。


你雨哥和东哥,只是大姨夫来了,你要体谅他们。


说完,看着一前一后走在自己前面的樊振东和周雨,徐晨皓想到今天尹航给他发的文包,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在飞机上,在软磨硬泡下,徐晨皓顺利坐在了樊振东的旁边,樊振东坐在靠窗位,闭着眼睛皱着眉头,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徐晨皓前后左右观察了一番,确认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儿之后,用手肘推了推樊振东,压低着嗓音,说,还跟雨哥闹着脾气呢。


樊振东闷闷不乐地看着徐晨皓,嘴角往下耷拉着,一副受伤的表情,用鼻子哼哼两声算是回答。


你这不行啊,徐晨皓看樊振东这表情,就知道有戏,摆出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拼命回忆着上飞机前看的文包里面的话——


你们俩夫夫吵架呢,都是床头吵床尾和,如果真的说不开,那就滚床单,滚一次不行,滚两次,滚三次。


樊振东神情诡异地冷冷盯着徐晨皓,没有说话,但是手指微微曲起,有节奏的敲着自己的大腿。


我不玩这个——


完蛋,居然忘记这一茬,徐晨皓在心中为自己点蜡,但还是秉着助攻就是我,我就是好助攻的伟大精神,胡言乱语补充道——


哦,不,我说错了,是你要缠,你要努力缠着雨哥,跟在雨哥旁边,没脸没皮,等到他愿意听你解释,缠一次不行,你就缠两次,缠三次。


看着樊振东转变为若有所思地托着腮思考,徐晨皓忍不住压低了自己的帽檐,把自己的大脑门遮得更严实了。


今天番番依然是个好助攻,我要为自己鼓脚。


看来出场音乐换成大王叫我来巡山,成了。


 


*


回到北京已经是深夜。


走下停机坪,顶着凛冽的狂风,饥寒交迫地跟着大队伍坐上接驳车。车摇摇晃晃的,深夜也没什么航班,司机把接驳车开得像F1,横冲直撞的。


从下了飞机之后,樊振东明明满脸倦容,但是眼睛就是亮闪闪的,目光紧盯着周雨,寸步不离周雨。


周雨忍不住往旁边斜了一眼,樊振东背着双肩包,乖乖的站在自己身后,一脸憨厚,双臂放松地下垂在裤袋两侧,整个人随着接驳车而摇摇晃晃,但就是不抓住头顶上的吊环。


真是的,万一摔着了怎么办。


周雨在心中不停地默念着,他想开口提醒几句,但是看到周围一群迷妹举着手机围着他俩,而且他俩还闹着矛盾。


就怎么也说不出口来——


周雨无意识的更用力的握住吊环,看着窗户倒映着的自己的模样,强撑着维持着笑容。


突然一个急转弯,樊振东惯性地扑到了周雨身上,周雨瞬间脑子一片空白。


樊振东温热的呼吸打在自己敏感的脖子上,樊振东几乎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他的身上。


周雨想把樊振东推开,却不料樊振东像是吃准了他不会在公众场合给他脸色,直接把自己的脸埋在了自己羽绒服那一圈毛毛上,还惬意地蹭来蹭去。


顺势还搂住周雨的腰。


周雨立马身子就僵硬起来了。


周围的迷妹发出了压抑的惊呼,手机齐刷刷地对准了他们俩。


樊振东感受到了周雨的抗拒,只好自己松开手来,但是脸更往周雨脖子蹭,嗓音含含糊糊地,委屈的紧,用着只有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说道,雨哥你不要离开我,我好累。


说着说着就没啥动作了,呼吸也平稳得很,呼吸打得周雨觉得全身都在发烫,从远处看却像是站着就埋在周雨的那一圈毛毛上睡着了。


周雨转过头来,有些无奈的笑了,饶是生着闷气也忍不住心软了——


就这样让胖儿给靠着吧,他也挺不容易的。


周雨这么催眠着自己。


 


*


第九十九种方法——死缠烂打,没脸没皮。


不要不好意思,为爱向前冲吧。


如果他甩你脸色,你就嬉皮笑脸贴上去,坚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原则——


总有一天他会多看你几眼的。


 


*


或许胖儿会喜欢上我……吧?


回到宿舍,周雨从行李箱找出笔记本,翻到最新的一页,咬着笔头,写下了这一句话。


但随即,又划掉了这句话。


看看时间,热水也烧得差不多了,周雨抓起放在一边的衣服,把笔一扔,就进浴室洗澡去了。


笔记本就大喇喇地摊在床上。


 


*


徐晨皓没头没脑的话,的确在某种意义上冲击到了樊振东。


雨哥这么爱我,一定会原谅我的,我就厚脸皮一点,缠着他。


秉着这个想法,樊振东在自己的衣柜里找出周雨宿舍的钥匙,听到周雨宿舍的浴室传出哗哗的流水声,这才动作迅速的打开宿舍门,溜了进来。


樊振东迅速地扫了宿舍一眼——


周雨的舍友还在外地打乒超没回来,所以周雨索性把行李箱胡乱的摊在走道中间,宿舍只开了床头灯,光线昏暗得很。


床头只有一本摊开的笔记本,他隐隐约约看到好像有自己的名字——


樊振东忍不住凑上去看。


 


*


周雨出来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樊振东会出现在自己的宿舍里——


而且自己的笔记本还被他拿在手里,樊振东还极其认真的看着。


周雨脑子轰的一声,血气都在往上涌,他三步两步的冲上前去抢回笔记本,神情有些不好的看着一脸无辜的樊振东,声音变得有些急躁。


你怎么来我这里了,还乱翻我的东西。


樊振东只是默默地看着周雨,周雨有些气急败坏地走来走去,正想着该怎么让樊振东答应忘掉这些东西,结果樊振东先开口说话了——


还伸出手来,一使劲就把周雨拉到床上去了,樊振东自己则转了个身,双腿夹着周雨双腿,盯着他。


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想到。


周雨别过头去。


周雨你看着我。


樊振东很强硬的把头掰过来,两人额头贴着额头。


如果你喜欢我为什么不告诉我,还这么多攻略方法。


我就在这里,又不会被你吓跑,你说你喜欢我,那我也不用用激将法了。


樊振东这时候反倒慢条斯理了起来,自顾自的说着话——


今天大番跟我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说我们两个人吵架,如果说不和,就滚床单,滚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


雨哥,你跟我闹了这么久,你又不告诉我为什么,那我也只能这么试一试了。


在昏暗的灯光下,樊振东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就像是抓住猎物的豹子,但却眼神温柔的看着周雨。


周雨忍不住闭上眼睛。


与预想的狂风骤雨不同,每一个落下来的吻都是如此的轻柔,呵护着他,生怕他受伤。


一下一下的吻下来,吻到线条分明的喉结处,故意伸出舌头在喉结处打转,然后轻轻地咬了咬,听到周雨吃痛的抽气声,立马又安抚地吻着,慢慢地咀出一个红印子。


渐渐屋内传来压抑的喘气声和让人脸红的滋滋水声。


 


*


我终于把你,占为己有。


周雨抬起手臂,圈住了樊振东的脖子,舔掉了滑落下来的汗珠。


 


*


第二天早上——


周雨面无表情地看着趴在自己身边的樊振东,樊振东一边不忘殷勤地给周雨揉腰,一边露出一副岁月静好我很乖巧的模样。


周雨心中快要爆掉的氢气球一下子跑光了气,但还是摆出一副气呼呼的模样,手上一点也不饶人地拧了樊振东的胖脸。


呜,雨哥你都不爱我了。


樊振东捂住刚刚被周雨捏过的地方,眼睛亮闪闪的,用着可怜兮兮地语气对他说——


如果脸上嘚瑟的笑容和大小眼没那么明显的话,说不定周雨就会相信了。


如果相信了,接下来,肚子里一锅坏水的樊振东一定会撒娇说,胖胖要雨哥亲亲才能好——


吧唧——


周雨还是亲了上去。


看着樊振东后面的熊猫尾巴都快翘起来了,周雨自己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樊振东微微撅起嘴,抬起下巴,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嘴,满眼期待地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着——


 


*


不是只是亲一个就好了么。


当樊振东反扑了上来,把自己压回柔软的床铺时,周雨还在迷迷糊糊地想着,不过身体诚实的迎合了樊振东的动作,在失去清明的前一秒,一个念头在周雨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醒了之后要把笔记本给藏起来。


 


*


因为笔记本上,不仅有自己最大的秘密——


也有樊振东,最大的秘密。


 


*


第一百零一种方法——


扑倒胖儿,抱得胖儿归。


下面不知道是谁的字迹,把胖儿划掉,改成了周雨——


扑倒周雨,胖儿抱得周雨归。


 


-NEVER END-

评论

热度(87)

  1. 爱吃肉的小龙君做一只安静的胖雨bird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条咸鱼做一只安静的胖雨bir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