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磕的小号

[胖球/獒蟒]不二雨(一发完)

叫我科学家:

许昕的头挨在张继科的臂弯里。他看着他,眼光深深的,含着年轻人此刻全部的不宁心绪。


张继科低着头,眼睛藏在两道高耸的眉弓下面。这个成年人总要有些叫人无法看穿的神秘感,然后增一分叫人猜来猜去的胡乱的忧愁和欢喜。


如果忽略张继科手里的超声波洁牙器的话,这确实是一副十分深情的画面了。


“啧。”张继科停下手里的动作,“别乱动。”


许昕看似挺乖地眨眨眼睛,却又在下一秒不自觉地扭了扭,是诊疗床上一条被迫僵直的大蟒蛇。


张医生皱皱眉,继续拿着小滋枪滋滋儿地在许昕嘴里钻探,蟒蛇眼泪汪汪的,憋得欲仙欲死啦。他怎么知道洗牙这么难受,还不让动——张老师睡他的时候钳着他的手不让他碰自己也不过如此啦。床上王八蛋,怎么工作场合还这么王八蛋呢?


大蟒蛇想着想着就皱起眉头来,他还有好多好多天马行空的思绪,关于自己的,关于张医生的,关于他和张继科的,关于天上的热气球和地上的小鼹鼠,可以从春花寥寥想到白雪漫漫。可张继科是这一切的扼杀者。


他操着一杆洁牙器像操着一杆屠龙利刃——屠龙怎么啦,龙是蛇进化来的嘛,起码在东方的神话体系里是这样的,可屠龙是西方的说法,东方都要把龙供起来,这样一来二去就很矛盾,许昕觉得自己从来都能找出些聪明以至于沾沾自喜的解决办法——今天的困顿全赖张继科,啊,把他的思维都搅乱了!


许昕愤怒地瞪着他,张继科也责怪地看他。刚刚他的器械碰到了许昕牙床的右下方,像是触到了什么开关,大蟒蛇像个上满了张力的橡皮筋儿一样弹了一下。


张医生就很不耐烦,其实他平日对患者不会这个样子的,可现在是他的许昕呀,温柔少一点,任性多一点,许昕捂着腮帮子想说好的成熟稳重嘴硬心软的大人呢?他明明心也很硬!许昕已经在脑海里抡开架势挥舞着原子笔戳他的心脏了!


原子笔也很好理解,戳完之后要在上面写字,一行写“许昕”,一行写“张继科爱许昕”,再一行写“许昕爱张继科”,哎呀不对不对,许昕在脑海里蹬蹬蹬踩着梯子把刚刚的两行字都擦掉,补写了一行“许昕和张继科相爱啦。”


这样的三行写就之后,还留下将近一半的空地,恋爱中的小孩子总是盲目又充满独占欲的,许昕气哼哼地想我把这些空地留给你,我可真是太爱你了。


他一想到自己这么爱他,就再无法责怪他——张继科是扼杀者,可他也是这一切的创造者,有他才有光,是他让许昕的心口从一片荒草地长起来的。


许昕不想再回忆没碰到张继科之前的那段日子啦,不是人过的。


他的心已经蓦地柔软了,他大大的充满水光的下垂眼又出卖了他。于是张继科也叫他瞧化了眉头,“忍一下,再有半个小时就好了。”


半个小时!


许昕一听头都要炸了!眼睛瞪得大大的,鼻孔鼓着气撑得圆圆的,连头发都要特意翘起来一撮来表达他的震惊和绝望。


张继科揉揉他的头:“晚上来我家住。”


哦。


于是许昕乖乖地躺回去,紧起眼睛大张着嘴紧张地等着,左等右等等不到,突然有人在他的嘴角“啾”了一下。隔着医疗口罩的那种。


许昕就很得寸进尺,“唰”地睁开眼,“都是成年人了做事情不能色情一点!”


张继科嫌弃地陈述了一个事实:“你还洗牙呢。”


嘶,许昕想,男子汉大丈夫,我不能再比向老张告白失败的时候哭得惨了。


张医生又忙碌起来。


 


这次的洗牙,除了让张继科收获了一个因为两天不能吃冰淇淋而大呼小叫的许昕之外,他也收获了一个小秘密,关于大蟒牙膛右下方的敏感点——他眼泪汪汪的样子,他整个身子都在颤,他眼眶都红啦——这么敏感的地方怎么现在才发现呢?


张医生想,一定是我从前不够用力,叫这小子装大头蒜给忍过去了。


他这次可学乖啦,软乎乎的舌头长驱直入,奔着记忆里的地方狠狠戳刺,和许昕湿溜溜的舌头只是短暂地纠缠了一刻——许昕正想着怎么回事呀我人老珠黄对张老师失去吸引力了吗?突然最敏感的一块儿肉被盯住了狠戳,登时就抵挡不住啦。


他慌里慌张地去寻张继科的眼睛,张继科正瞧着他,眼神亮亮的,眼尾上扬的,带着明晃晃的嘚瑟,整一个叼住了猎物的狗崽子。


许昕气得蹬了他一脚,可身子都是软的,实在谈不上什么力道。被亲得抽筋扒皮啦,丢盔卸甲啦,真是很丢人,许昕却又迷迷糊糊地想好像也没有什么。张老师的的嘴里真软啊,滑滑的,还有一点点烟味。


他睁着眼睛,眼睑下面红通通的像两个小灯笼。张继科的舌头退出来,和他蹭着嘴唇吹着气儿说许昕,许昕,许昕。


被他用低音炮呼唤名字的人在他底下急匆匆地喘气儿,胸膛每起伏一次就是一个小锤子软绵绵地敲他一次。“张继科!”许昕终于缓过来了,猛地发力,一翻身就把他按在身子底下。


张继科也没有反坑,来得从善如流且引君入瓮,弯着眼角看他,时间都停滞啦,像一道惊雷劈在了全世界的棉花糖上,炸开了香气和甜气,抽抽鼻子都要手足无措地开心起来。


“我爱你。”张继科突然说。


许昕愣了,“啊?”


“你不是叫我吗。”张继科看着他,“我得回话呀。”


许昕叫了他的名字。


他说:“我爱你。”


就像小时候流淌过耳边的爱情故事。你在花田里,有温和的风灿烂的阳光,擦过你脸颊的枝叶和花瓣,香气和人高的花田还有穿梭其中的蜜蜂叫你头昏脑涨,皮肤上漫过一点肿胀的痒——你寻不到他啦,急得直打转,只好呼喊起他的名字。而你唤一声他的名字,就有人对你倾吐爱语。


 


——


壳儿:我叫你好几次你都不回我


大昕:……谁他妈知道你这么肉麻啊


 


壳儿:你都不说你爱我,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大昕:我腰都他妈要断了你说我爱不爱你!!!


 


想不出来标题。

评论

热度(70)

  1. 瞎磕的小号不做科学家 转载了此文字